留学遇到的灵异事件

  一直有朋友孤鼓弄我让我把自己的亲身灵异事件经历码成字,但是经历有一丢丢多再加上实在是懒所以未能实现。现在借着生了重病在家里无事做的机会,跟大家分享几件从2002年一直到今年的几件灵异事件让我记忆犹深的大事小事吧~

  先从时间拉锯最长的一件小事说起,我家住海淀,2004年开始在出国读中学,2005年的暑历了人生一次比较奇异的压床事件,现在记得还很清楚,从来睡觉很死的我莫名其妙就醒了,还是老三样,1不知道有没有睁眼 2呼吸困难 3动弹不了。但是我知道我是确实醒着的,而且我特别有意识的把眼睛往我爸妈间的方向看,试图张嘴大叫但是嘴张不开。在不知道有没有睁眼的情况下,我“感觉”到床脚站着一个人,背对着我,白衬衫,裙,还有两条短的辫子(编起来的)。她没有转身,事后我也没大记得发生了什么,因为心太大所以也没把这事当回事,更没有跟爸妈提起过。

  2007年春节,我在学校接到妈妈的电话,她很兴奋的期待着我下一年暑假回家看新的子和间,还开心的告诉我给我买了一副她觉得感觉很好的画(我妈狮子座,她觉得好的必须就是好的),我当时就听听而已,没太当回事。到了08年夏天,出机场,吃了李老爹香辣蟹,到新家,回新间,看到了斜对着床脚墙上的那副“感觉很好”的画,女孩子,背对着我,白衬衫,裙,还有编起来的两条短辫子。

  就是这幅辫子姑娘的画

  虽然看到画感觉被吓了一下,但还是心大的开始了我的美好暑假。

  几个我在寄宿学校里的灵异事件吧!遇到的事情挺多比较混乱,所以我就不按时间来排了,想起一个说一个吧!

  我上学的寄宿学校和威尔士隔了一座山,建校快500年历史,就是学校最老的大合照都是黑白而且女生穿着大裙的那种(请再想象下)。学校的医疗中心和体育馆很近,但是和学习的地方有一定距离,所以是在一个空旷的小山坡上。

  一次感冒实在很难受,并且十分想翘课,所以早上就直接去了医疗中心,老外感冒就都是喝喝热水睡一觉撑死了喝点paracetamol睡一觉,所以给我喝了一包,然后让我去了一间三人病睡觉了。

  白天整个医疗中心没什么翘课的人,所以我挑了进病中间的那张床直接躺下了,睡觉的时候听到了隔壁床or隔壁间非常大声的喊叫声,男孩子的,夹杂着骂娘喊疼还有一些人挪动他的声音,还有帮助他的人离开间他自己继续骂娘喊疼的声音,如果不是我感冒了没体力,一定直接仗着我是高年级老大姐让他闭嘴。

  但是我心还是太大了,慢慢又睡过去了,睡到中午饭点儿感觉好多了,睁眼一间里还是我自己躺在中间的床上,两边的床不像被躺过的样子,心大的就准备离开医疗中心去吃饭了。

  走前过站,对着那个了一下,(请感受全英文对话)“刚才乃年级的啊,那么吵,一个劲儿喊疼怎么回事啊”我问。答“my love我的爱你还好吧,今天早上整个医疗中心就您一人儿来啊”。

  下巴掉到脚尖上的我马上奔回了宿舍找到了万年宿管大事小事包打听的pippa姨,她很开心的告诉我,学校曾经在一战二战时都被军队征用,尤其是现在的医疗中心就是安置伤员的地方。(请感受全英文对话)“之前也有同学碰上过一样的事儿,但是你是第一个碰上的亚洲人哟”。这个事情告诉我们,战争不是好事,会给人带来痛苦,也会给未来的人带来失眠。

  继续我在寄宿学校里的灵异事件,背景是有一天和韩国的一个姐姐(我们年级亚洲人里面只有一个韩国,俩中国包括我和的一个姐妹儿),我和韩国的那个姐姐玩的挺好,经常在宿舍起居室刷夜看电影,有一天我俩一起看完朴赞叙的Old Boy,已经是夜里11点左右了,于是就准备尿尿洗洗睡,女生宿舍里面洗漱间大概的格局是细长条的大间,左手边一排厕所,右手边一排浴室,再继续往里面走就是洗衣烘干机的地方。

  我在平时最喜欢的第三间厕所嘘嘘,韩国大姐在洗衣机附近找自己的洗衣袋,上着厕所的同时我听到有个姐妹儿(无法证明到底是不是有个人,或者真的又个姐妹儿)从第一间厕所看起,边推门,还边点评,(感受全英文)”哎哟我靠谁tm拉的这么恶心我去” “eeeeeew我的”,没推我的门就直接没声音了。

  当时我的封印立刻被解除了,然后就火速擦屁屁提裤子出门看看到底是有多恶心(老外是众所周知的不是很讲卫生),顺便推断一下时间点可以大概知道是哪个屋里的人拉的。。。结果一一看去,每间都非常正常,并没有一地的手纸,并没有卫生棉条在地上,令我大失所望。后来我就抓着韩国大姐问啊(感受全英文)”刚才谁来过厕所了?你冲厕所了么?说线;并不是我思密达,我一直在找洗衣袋思密达””那好吧我先回去睡了啊””晚安思密达”。于是我就又带着大大的心脏回到了和另一个德妹的寝室。

  回到寝室之后,德妹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我也准备开始睡觉,我的床的右侧是贴着墙的,当天晚上我是仰面朝天的姿势,快睡着的时候,左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抓住往外拽,当时很困的我内心也是崩溃的,就开始在宿舍大叫,果断吵醒了德妹。(感受全英文)”这到底是肿么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明天周末也别这么玩我啊,了么你””快去叫Karina(韩国大姐英文名)!或者把我胳膊推进去!”我天线cm的壮士可以顺利的把我的左胳膊放进我的被子里,然而结果是令我意外的,sophie用了吃奶的劲两只手加上一个肩膀,也没能把我被不知名生物拉出去的左胳膊放回被子里。迈着大长腿就去找到了韩国大姐,韩国大姐也是很猛,来到我间坐我床上就碎碎念(至今没有弄清楚她在念什么),然后就跟助产医生一样让我深呼吸让我放松再深呼吸再放送,接着把我的平安扣挂回了我的脖子上(一下,平安扣是当天晚上看完电影之后我借她带的,她说old boy太她怕做噩梦),接着我的左胳膊就被很自然的放回了被子里。时至今日(这词用的好)我都还没弄清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在这件事发生的一周内,一次早上洗澡时发现平安扣的线直接像被剪断了一样的断掉了。

  我是免疫系统的毛病,四表哥是免疫系统出问题离世的,2001年他18岁离世,跟我感情最要好的表哥💫2003年的冬天,和爸妈逛完准备回家,妈妈说另一个表哥鼻窦炎做了手术,要临时去医院看一下,于是在病已经快熄灯的时间赶到医院见大表哥,他住在最靠窗的病床,爸爸妈妈在细声细语问候他的时候,我鬼使神差的看了他旁边病床已经睡着的病人,越看越像我的四表哥,和我在天津血液病医院无菌病看到的四表哥一样,我至今确信我没有看走眼(虽然心大但是这件事我记得真的很清楚)。

  没等爸妈问候完大表哥,我就冲出病往停车场走,找到车蹲在车边就开始一直哭一直哭,过20分钟左右我爸妈才追上来(他们也真是心大!),问我怎么回事,我就如是说了,然而我爸只是很心大的说回家睡一觉就好了,后来我就很听话的回家睡了一觉把这件事也忘了。

  过了两周左右,妈妈回家忽然想起什么事,拉着我坐下,告诉我她问过了我四表哥的妈妈,才知道在医院我反常的那天是我往生四表哥的生日。在此之前我从不知道我楠楠哥哥的生日。一直到现在我还在想,是不是表哥想通过这个方式来告诉我,他也很想我?

原文标题:留学遇到的灵异事件 网址:http://www.oudenuantong.com/shijiezhizui/2021/0218/7851.html